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词疯的博客

点击相图,共览画山岳;翻看词作,同游诗海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夏永奇,笔名江山,网名词疯,吉林大安人。系诗词界基尼斯纪录创造者、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荣誉院士、世界文化名人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创作新韵古诗词22074首,含词作21123首,出版30卷新韵古诗词专著。代表作有《风云人物》《甲子词缘》《沁园春恋》《纵情江山》《爱我中华》。荣获国际优秀论文奖,中国第二届科学发展优秀学术成果奖,首届和第三届龙文化金奖,首届国际龙之声金奖,吉林第二届和第三届文学奖。其中《风云人物》以“含有人物数量最多”而创基尼斯纪录。名字和作品被铸在中华宝鼎上存放于联合国总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  

2015-10-14 20:4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

 夏 永 奇

  千象驰霄,万蟒腾云,亿鹤坠峰。复邀来银汉,倒泼明月;搬出玉海,乱撒辰星。荟萃江河,回收泽沼,还唤泉溪作补充。尤嫌劣,再放飞虎虎,驱赶龙龙!

 须臾地裂山崩。天塌陷,沉雷滚滚鸣。散败鳞残甲,九州飘雪;折毛断骨,五岭排冰。鬼鬼魂瘫,神神魄碎,涧涧沟沟骤变容。吾独啸,驭汤汤白鹿,浩浩蓝鲸!

2014111711时于陋梦斋
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
 
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
 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 - 词疯 - 词疯
 

附:   《沁园春· 醉咏黄果树瀑布》

       赏      

   关东诗阵版主   马 富 琳


先让我们一同欣赏夏永奇先生的大作:

“千象驰霄,万蟒腾云,亿鹤坠峰。复邀来银汉,倒泼明月;搬出玉海,乱撒辰星。荟萃江河,回收泽沼,还唤泉溪作补充。尤嫌劣,再放飞虎虎,驱赶龙龙!

须臾地裂山崩。天塌陷,沉雷滚滚鸣。散败鳞残甲,九州飘雪;折毛断骨,五岭排冰。鬼鬼魂瘫,神神魄碎,涧涧沟沟骤变容。吾独啸,驭汤汤白鹿,浩浩蓝鲸!”

茶余饭后,静下心来捧读永奇先生的《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》,在他,叫醉咏;在我,叫醉品——先恕我可能说醉话,因为我已经醉了。

永奇先生在白城诗词界乃大师级人物。他筚路蓝缕,积学贮宝,穷四十余年之精力,写下了两万多首古诗词,其中仅词就近两万首。在各级、各类诗词评奖中斩获无数。唐王昌龄号称“诗天子”,窃以为以永奇之勤奋、成就和名望,票“天子”,尊“词天子”一下,并无大差。未知永奇首肯么?

《沁园春·醉咏黄果树瀑布》于永奇先生乃极具代表性的一首词,是永奇词风的直观体现。永奇先生的词素以豪放、以大气、以磅礴、以浪漫见长,所以这样的词在永奇的词中比比皆是。

词的上片极写瀑布之廓大——“千象驰霄,万蟒腾云,亿鹤坠峰”。诗人也被黄果树瀑布的廓大、被其水势的浩瀚惊呆了,他先用四位数、中用五位数、直至用九位数来形容其廓大和气势。又依形象不同的主语恰当选用了“驰”、“腾”、“坠”三个动词性谓语配“霄”、“云”、“峰”,动宾搭配无一不合。紧接着,诗人“复邀来银汉,倒泼明月;搬出玉海,乱撒辰星。”而且“还荟萃江河,回收泽沼,还唤泉溪作补充”。“倒泼”“明月”,白练也;“乱撒”“辰星”,飞沫也,摩情状物无一不切。诗人置身化境,实实在在是被黄果树瀑布的廓大感动了,乃万仞神游,驰骋想象,历数家珍般地调动银汉、玉海、明月、辰星、江河、泽沼、泉溪等对瀑布之廓大、气势进行层层渲染,从而把这种感动传递给了读者。诗人浑不顾大自然法则,他于斯时、斯地,竟拟瀑布以人,虚拟出一位可以邀来“银汉”“倒泼”“明月”,可以搬出“玉海”“乱撒”“辰星”;而且可以“荟萃”“江河”、“回收”“泽沼”、“唤”“泉溪”以作“补充”的超人,而诗人自己则俨然是这位超人的使者——这有近荒唐,不可思议。然而正是这荒唐、这不可思议,向读者展示了诗人造境的功力和追求。在诗人眼里,黄果树瀑布之神韵不惟缘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还缘自于人所赐予的奇禀异赋并万千钟爱。此刻,诗人意犹未尽,感到还应为瀑布之廓大再添点儿什么,于是将眼光猛荡开去,撷风虎云龙再布景观:尤嫌劣,再放飞虎虎,驱赶龙龙!”。百兽之王与万水之灵的骤然切入,词的内涵大大扩涨,词的意境大大拓展,词的魅力大大提升。高手之高,就在这3句词中悄然展现。词疯是也!

如果说,词的上片侧重写静,当然是静中有动,动为静铺垫。那么词的下片则侧重写动,当然是动中有静,静为动延伸。词的下片极写瀑布之气势——一句“须臾地裂山崩”把读者吓到了,此前感受到的那点儿静谧完全被打破了。那瀑布怎么可以“须臾”间“地裂山崩”的呢?是突然上了发条?是谁给打了鸡血?抑或开物“天工”本就等在那里,“司”那个“须臾”间可令瀑布“地裂山崩”的阀门儿?现在我们可以看出,词的上片完全在于蓄势、爆发前之蓄势,诗人于上片给定的原是类乎静止的画面,诗人玩了一回“引而不发,跃如也”的小把戏,目的全在于为过片后的“须臾地裂山崩”做准备。诗人故意跟读者开了一个小玩笑:他逆自然而动,故意制造一个逻辑盲点,于臆想中让飞流直下滔滔不息的瀑布打住,然后令她“须臾地裂山崩”(请注意:笔者当然知道“须臾”乃“顷刻”意,而非“陡然”)——永奇先生如果会游泳的话,我忖他一定是潜泳高手,一口气竟可以憋得这样长,长到足以熬白读者的头发。接下去,诗人“精骛八极,心游万仞”,诗思如江河奔涌、汪洋恣肆;诗绪如脱缰野马、狂奔嘶鸣,一发而不可收:“天塌陷,沉雷滚滚鸣。散败鳞残甲,九州飘雪;折毛断骨,五岭排冰。鬼鬼魂瘫,神神魄碎,涧涧沟沟骤变容。”——九句话、四十个字,诗人的诗绪从“地裂山崩”“须臾”间发生之一瞬间生发开去:那“滚滚”“沉雷”,是振聋发聩的畅意和喧嚣;那“败鳞残甲”,是飞珠溅玉的浪花和水沫。如斯字句,如斯场景,如斯气势,令“九州飘雪,五岭排冰”,“鬼鬼魂瘫,神神魄碎”,真是惊天地、泣鬼神,“涧涧沟沟骤变容”!这字句,这场景、这气势,令不谙酒事、不胜酒力的永奇先生醉了——醉在大荒里,醉在神韵里,醉在惬意里,直欲“长醉不复醒”!

词的结尾更堪寻味——为如斯字句、如斯场景、如斯气势所感染,诗人兴之所来,直抒襟抱——“吾独啸,驭汤汤白鹿,浩浩蓝鲸”。开篇永奇就说《醉咏黄果树瀑布》,这下我信了——听这“啸”,显见是醉“啸”:欲驭“汤汤”“鹿”、“浩浩”“鲸”, 这不是醉是什么!然“醉里乾坤大”,“纵然人已醉,尚有心犹醒”,永奇先生酩而酊之,“驭”“白鹿”、“蓝鲸”并辔呼啸而去,带着畅意和梦想,好不快哉,好不快哉,好不快哉!

  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0)| 评论(13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